对话福布斯30岁以下精英何宇豪(Tony): 大学时的创业梦想

作者:王艺霖
采访于2015年
本文原发表于BlueNetChina微信公众号

Tony He, 2014年毕业于Johns Hopkins应用数学系和经济系。大一的时候宅在图书馆打游戏,大二的时候买了车没事夜里跑出去吃好吃的,但打游戏的大一还是在想着创业,吃吃吃的大二还是找到了JP Morgan的实习。大三大四受到了Hopkins强大学术氛围的影响开始泡图书馆,大三暑假在Morgan Stanley实习并拿到了return offer,毕业后就到了Morgan Stanley做sales and trading(销售和交易)。

目前,Tony已离开Morgan Stanley创建了自己的公司Amber AI。凭借着公司优秀的成绩,Tony入围了2019年福布斯30岁以下精英榜。

“上大学后想过创业,也想过为此辍学

Q: 之前我在网上有看到你说自己创建过一个chihuo.com的网站?当初为什么想创业?

A: 当初做网站,是想丰富自己的经历。投行很喜欢有创业家精神的人。当你在一个工作呆久了,你会发现你也是公司的主人,工作中很多事情并不全是老板说了算,你的努力也会推动公司的发展。所以对于投行来说,招一个有创新精神的人是很重要的。因为这一行在不断地变化,所以老板会希望每一个人都有自主思维,不能是定化思维,不然员工不就可以用机器代替了吗?

刚上大学,我在纽约的同学告诉我他们那边有一个网站叫做deliver.com。我查了一下Hopkins这边类似的网站,有一个叫做eat24.com的,这两个网站都不错,用来订外卖的。 我当时觉得这个网上订外卖的主意很酷,很牛逼,在家里就可以有饭吃。我暑假回中国,因为家在南京很偏远的地方,我觉得自己急需一个能订外卖的网站,所以当时就开始找朋友一起做。我们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发现操作比空想要困难很多。后来我们做到快要开始营业了,但是由于一些个人的原因,我们没有做成。虽然这几年O2O (线上到线下)的公司数量爆炸性地增长,但在当年还是很稀缺的。现在国内“饿了么”是这几年O2O最成功的一个网站,估值好像有十几亿美金。

想起当初还是有一点点可惜,我觉得或许辍学创业说不定能做出一点成就,但我们很遗憾没有做出成型的网站和其他网站竞争。不过因为同行业竞争很激烈,所以也很难说坚持做下去最后的成败会如何,但是我想总归经历会丰富一些。

Q: 如果可以重来一次,你愿意辍学吗?

A: 我自己属于比较愿意冒险的人,但是家人坚决不同意嘛。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完全可以辍学一年。如果自己当时坚持创业了,若干年后回想起来,总是一个美好的回忆啊。对我而言,就算在在很大很好的公司工作也比不上有一家自己的公司那么有成就感,两种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但在大投行工作当然也有它的好处。我觉得现在我身边有很多很优秀的人,我也可以见到全世界各种各样很牛逼的人,看看他们的工作态度,我自己也会受到熏陶和影响。如果今天从投行出来去创业,我觉得自己思考问题的角度也会和几年前有很大的区别,会更全面。我现在交易的工作叫作over the counter,很多时候是要去和其他的大投行来竞争的。这是一个很残酷的世界,就像一个丛林一样,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在学生时代是体会不到这样的竞争的,我学会更仔细、更深入地看很多问题。所以我觉得这样的经历对未来创业很有帮助。

大二暑假的时候在JP Morgan做实习,大致了解了香港投行

Q: 大二暑假你在JP Morgan实习,感受到了投行的真实生活后有什么感觉?

A: 当时我参加的是JP Morgan针对大二的项目,和针对大三的实习很不一样。大二的以了解为主,每天有IBD(投资银行部)部门里面的人给我们讲自己在做什么,我们也可以看到他们每天上班的样子。我觉得倒是没有学到什么知识,就是让自己知道了香港的投行是很酷很华丽的工作,也深刻地意识到这和国内的券商完全不一样。虽然真正工作后我发现又是另一番样子,但是当时就是很想到这样的地方工作。

因为如此,我大三就去了Morgan Stanley,IBD和sales and trading我都申请了,后者很早就录取了我,而且我觉得这个工作更接近经济一点我能够学以致用,所以就做了这个。实习的时候感觉很残酷,交易员的脾气很不好,因为工作压力特别大,很多人都觉得教实习生浪费时间。实习生会被分到不同的组或项目里面去做事,就有机会观察真实交易的过程以培养专业的交流技能。

Q: 大三实习的时候你们都会干些什么呢?

A: 我们有一个IBD的组,一个sales and trading的组。他们会给我任务,比如说,你帮我找找这个国家的进出口信息。他们有一个想法就会扔给我,我自己就要花心思去做,因为这些信息对他们都十分重要。我的主要工作是数据采集和信息整理,不过在Hopkins上课的时候类似的技能我都接触过。我在不同的组轮换着做,码字的工作比较多。我最大的一个项目是写中国房地产的情况。任务不是很标准化,很多都很细小。能不能做好它们,很多时候取决于大学时候学到的一些技能。虽然Hopkins不是一个金融偏向的学校,但是对我从事金融方面的工作是有帮助的。因为学校作业很多,让学生接触的领域很多,所以当你习惯性地做各种各样的任务的时候,你都可以做得不错。还有就是交易比较看中人与人的交往,这个部门喜欢能跟大家合得来的、工作刻苦细致的人。我在实习结束的时候就拿到了return offer。

Q: 听说做金融的人都非常忙非常累,你觉得呢?

A: 这取决于你干什么工作吧。做sales and trading的工作是很累的。上班的时候需要一直待在桌子旁边,吃饭需要从外面买回来吃。即使上厕所的时候都需要同事来帮忙cover,因为万一有客户来问价格,或者有其他重大的事情发生,我们都希望有人坐在那里,可以反应过来,操作交易,为公司及时规避风险。我是做外汇市场的,24小时都在交易,但是一个人不可能工作24小时,所以我们分三个时间段来换班,亚洲、伦敦、和纽约。我的工作时间是12个小时,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六点半,等伦敦的人进来就可以走了。周末一般不需要工作。

追问:做这么累的工作你乐在其中吗?

A: 因为我上学的时候课一般是从中午开始的,所以一开始会有不适应的阶段,但是后来就适应了。我每天的工作是读很多资料,想很多交易的点子,身体上并不累但是脑子比较累。时间久了有了知识的积累,工作就越来越轻松。现在我虽然没觉得轻松,但是很适应。

Q: 你下班后都做些什么来放松?

A: 下班后我会和朋友一起健身,每天和女朋友聊天、视频。从学生时代开始,就喜欢玩点游戏,工作后变少,但是还是会看看有趣的视频或者电影。

Q: 你从什么时候就开始想做金融了?

A: 小时候想赚钱,家人就建议我做金融,因为金融是离钱最近的专业。但是金融行业的工作也分很多种,比如说销售、交易、 IBD、 资产评估,和一些其他的技术性工作。我上大学和实习后才慢慢摸索自己具体想做哪个方向。但是金融的大方向我是从高中就知道了,所以我高中就开始在国内的一些券商那里实习,了解金融行业的外围工作。

Q: 现在对未来有什么规划?想要一直在金融业里呆下去吗?

A: 我觉得很难说自己的未来如何吧,因为这个行业每天都在变化。比如说,我们公司上周就裁了大约25%的人,我后面和我旁边的人都走了。这一行的变化很快,流动性特别大,在一个公司三四年都算是老员工。但是老板也不希望公司的年轻人流动太大,刚刚把你培养起来,希望你能在公司发挥一些作用,也不希望你这么快就走。在金融行业,老板很重要,这也要看运气。不同的老板有完全不同的体验。我很幸运,我的老板在交易的水平和技术上都是首屈一指的,对人也很好。我能在他手下干活觉得自己很幸运,今年我们的业绩很好,我也希望多向老板学习学习。我不想很快离开,不过也都要看机遇了。

以后的打算也很难说吧,我觉得有很多可能性。我自己很喜欢创业,因为我总有很多新的点子。不过我工作后想法有变化,创业的话我想先接触类似的人,了解是不是和自己想得一样,再开始做。在公司里有很多聪明的年轻人,我会和同事商量,大家一起讨论哪个点子比较好啊,哪个已经很多人做了啊,等一切都规划好了再开始。

关于Hopkins和金融的一切

Q: Hopkins对金融的发展有帮助吗?

A: 凭良心讲,并不是很大。但是回过头来看,Hopkins的金融还是不错的。虽然Hopkins是以学术为核心的学校,我那时候平均每届只有五十人左右想做金融,但你会发现,到大三大四的时候开始细分专业课,每个学期都有那么两三节课是和同一些人一起上的,大部分都想做金融、会计和精算。你会慢慢发现要做这几个行业的就是这一帮人。我们这一届的这一帮人基本上都找到了金融方面不错的工作。

Hopkins是一个偏向工程的学校,而且绝大多数人的学习态度都很好。我属于那种不是特别爱学习的人,但我大三大四基本上都在图书馆里面泡着。如果我去一个别的学校,就是比较party school的学校,我一定天天都跟他们在一起玩儿。但是因为Hopkins是一个大家都爱学习的学校,所以我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虽然这个学校经济方面的课不是特别的强,没有那么以找工作为目的,但是就基础知识而言还是很扎实的,经济课程还是很多样的,对理解金融的基本概念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Q: 在Hopkins有没有参加兄弟会,尤其是商业或金融方面的?

A: 大一时候有参加他们的party, 但是没有正式加入。我们那个时候中国人很少加入他们的组织。兄弟会一般是在一起玩儿啊之类的,个人觉得没什么必要参加纯粹以社交为目的兄弟会。但是有个以工程为核心的兄弟会,也有个以商业和金融为核心的兄弟会还是不错的。虽然有很多想做金融的都会参加以商业和金融为核心的兄弟会,但是我这个人的个性是,有很多人做的事情我都不想去做。虽然有点叛逆,但是我总是喜欢用自己的方式去思考问题。换个角度思考,其实也是对的。如果大家的简历都是一样的,那你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了,公司为什么要你呢?

[注:这里提到的以工程为核心的兄弟会是The Ta Tau,以商业和金融为核心的兄弟会是Alpha Kappa Psi,这两个都是Hopkins非常受欢迎的兄弟会。]

Q: 你没有参加兄弟会,那你在学校做了什么行业相关的课外活动吗?

A: 我参加了一个专门做市场方面的组织,叫financial market group,它当时的组织人在高盛做交易。这个社团是关注金融市场的,人并不多,十个人左右,大家都对金融市场很感兴趣。我们会讨论外汇、黄金、股票什么的为什么会波动,最近行业里出了一些什么样的问题,世界上有什么大事发生。这样的社团在我们学校很少见。不过那里面大部分人是想做IBD的。我个人认为IBD给自我的空间太少,大多时候都需要做老板要求的工作,但是我现在做的交易的工作老板很难告诉我应该怎么做。我买什么卖什么都是我自己做决定,而不是别人告诉我怎么做。

我还加入了一个专门做创业的社团。里面的很多人都很厉害,有很多人都有自己的创业公司,他们会给我很多好的思路,每周都有人做演讲展示。我加入的社团都是人比较少的社团。大一加入很多,但是之后就只去自己喜欢的了。我觉得我在大学玩得比较多,现在想起来觉得自己这么做还是对的,很开心,因为工作的时候没有时间玩了。

追问:你说你玩得比较多,那你在大学都玩了些什么?

A: 我们一届只有不到十个中国人,所以很多时候都和外国人在一起。我们当时有很多同学是想走学术道路的, 我不太喜欢天天搞学术研究,也不太能坐得住。

我比较喜欢打游戏,当时就和室友一起打英雄联盟。大一的时候我们一个宿舍的人都去图书馆打游戏,因为网比较好。很可惜现在图书馆已经不允许玩游戏了。当时有时候我们六个人在一个自习室里打游戏,真是很激情的岁月。我记得我大二买了车,生活发生了很多的变化。我和我室友经常夜里跑去吃东西,尤其是买车以后,有时候夜里一两点去韩国餐厅吃东西。

现在想起“可以玩儿”的时光真的是特别怀念。我们公司一个比较大的领导有天正好来香港,他也是Hopkins毕业的,听说我也是Hopkins毕业的的还特意来和我打招呼。我们聊了很久,讲Hopkins的回忆。我觉得绝大多数人对是非常热爱这所学校的,毕业后都会很怀念当时的时光。

Q: 在Hopkins有没有上过什么很有意思的课或者对工作有帮助的课?

A: 金融方面,学校的金融基础课例如Financial Accounting和Corporate Finance都是练基本功很不错的课。我有上过有意思的课一个是Oral Presentation,我当时跟了一个很好的老师Pam Sheff,对我影响很大。我当时公众演讲这方面很差,他教了我们很多演讲上的技巧。 我还有上一节偏实战的课,是James Knapp教的,老师把班里同学分为四组,每一组是一个公司。每天要有自己的决策,每周要开会,要对自己的产品定价。有一个计算机模拟的程序,我们要把自己的数据放进去,然后会有一个大概的应收结果。这节课里我们不仅要从自己公司的角度看问题,还要从其他公司的角度看问题。

Q: 对现在Hopkins的学弟学妹们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A: 一定要利用好大学的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有空到世界各个角落去看看,因为以后机会就越来越少了。找工作也好,学习也好,相信大家都不会特别差。一定要多花些时间出去玩玩,多接触不同的人。以后工作了总会很怀念自己曾经自由轻松的时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